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正文

6-第二节 开展反蚕食、反封锁斗争

2013-08-01 18:15:58

  第二节开展反蚕食、反封锁斗争

  日军在胶东区推行的“蚕食”政策,是其破坏胶东抗日根据地、摧毁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重要策略之一。它是通过政治上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军事上实行打、压、突袭的手段,逐步蚕食、缩小我抗日根据地,扩大敌占区,使胶东八路军和地方武装部队失去立足之地。日军在胶东区推行“蚕食”政策的步骤是先平原、沿海,后山区,并以胶济铁路青潍段、烟(台)威(海)公路、烟青公路、烟潍公路交通要道两侧、经济资源区和对其威胁较大的地区为重点。其主要方法是在我抗日根据地边沿地区,安设据点,并由点到线,由线到面,进行伪化活动,逐步蚕食,变抗日区为敌占区。据统计,在平、招、莱、掖边区每20平方公里就有1个日伪据点,在烟青公路上每4公里就有1个日伪据点。在黄县,从1940年3月至12月,日军在黄山馆、北马、大陈家、芦头、诸由观、黄城集、大园等地共修筑了10处新据点,在这些据点内建有24座炮楼,驻有日伪军600余人。1941年底,烟青路福山至莱阳段只有10个据点,到1942年6月就增加到23个。1942年3月至8月,福山县境内东起旺远,中经马山、西厅、十里堡至八角一线,日军先后修筑了27个据点。到1942年底,日军在胶东区安设的据点达400余个(不含青岛地区和昌潍根据地)。在日军的“蚕食”下,大泽山、牙山、昆嵛山等抗日根据地的范围都不同程度的缩少了。

  为了粉碎日军的蚕食政策,中共胶东区委和胶东军区贯彻山东分局指示,坚持“敌进我进”的方针,采取“分区坚持、互相配合”的战术原则,在根据地边沿地区大力开展反“蚕食”斗争。1 943年2月,烟台市各地利用春节这一有利时机,向日伪军发动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阻止了日军“蚕食”政策的推进。之后,各抗日根据地普遍组织民兵联防,派出小部队和武工队,深入敌占区,与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和民兵相配合,有计划地进行了反蚕食斗争,扩大了游击区,保卫了根据地。5月,胶东军区十三团在栖霞县大队配合下,一举攻克了号称“鲁东第一大碉堡”的蛇窝泊据点。蛇窝泊位于烟青公路东侧10多公里处,东南与海、莱边境接壤,可控制海莱根据地。西面与杨础、观里、官道等相呼应,可直接扼制东、西海区的交通联系。蛇窝泊碉堡修筑工程浩大,其主碉堡就动用两千多民工用5个多月时间才修成。该碉堡墙厚l米,高达13米,方型,上下4层,系钢筋、砖石、水泥混凝土建筑。碉堡周围挖有3米深的壕沟,沟外架有铁丝网,敌人号称“鲁东第一大碉堡”。日军为了加强该据点的防御,特派1个日军小队41人、1个警察所12人及伪自卫团70人,共约120余人驻守,并配有捷克式轻机枪1挺、匣子枪6支、手提式4支、掷弹筒1个、步枪39支。同年5月,胶东军区十三团遵照胶东军区关于“麦收前坚决拔掉蛇窝泊据点”的指示,由副团长王奎先指挥,以一营和三营担负这一任务。5月22日,三营首次攻击未果。次日,团政委李丙令、营长曲绵福组织召开作战会议,总结经验,研究确定改变战术,以民房为依托,挖地道通往碉堡内,派突击组进行抵近爆破。24日凌晨2时攻击开始,在集中火力掩护下,一营突击组迅速接近敌碉堡,经连续3次爆破,将碉堡炸翻。这次战斗仅用20多分钟就告结束,击毙伪小队长以下44人,生俘伪警察所长及伪乡长以下81人,缴获机枪l挺、小炮1门、长枪37支、匣子枪6支、手提式2支、子弹1000余发、炮弹9枚、手榴弹100余枚,其它军用品一宗。6月,北海独立团攻克了黄县欧头孙家据点,全歼日伪军两个中队。

  在反蚕食斗争中,胶东军区各军分区的武工队发挥了特殊的作用。西海军分区武工队,活跃在平度西部、北部和掖县南部。北海军分区武工队,活跃在招远北部、玲珑矿区、龙招路两侧和烟潍路黄县至蓬莱段。他们深入敌占区和矿区内部,瓦解伪军,训教伪职人员,打通了北海区与西海区的联系。烟台市各县的民兵是反蚕食斗争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在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保护和支持下,在地方武装部队配合下,在自己的家乡广泛开展分散性、群众性游击战,运用麻雀战、地雷战、破袭战、围困封锁战等战术,破公路、平壕沟、炸碉堡,频繁打击敌人,干扰破坏了日军的蚕食计划,保卫了抗日根据地。在这场蚕食与反蚕食斗争中,烟台市涌现出一大批民兵战斗英雄、民兵爆炸英雄、模范爆炸村、民兵联防模范村。

  日军在胶东推行的封锁政策,是其破坏胶东抗日根据地、摧毁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另一种策略。它是通过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的手段,加剧胶东区各抗日根据地的困难,遏制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另一方面,则企图通过封锁,切断胶东区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和支持,然后各个击破之。日军对胶东区的军事封锁,主要是利用他们控制的胶济铁路和烟青、烟潍、烟威、掖平、海莱等几条公路干线分割我抗日根据地,并在这些铁路、公路沿线安设据点,分兵把守,加紧封锁。同时,日军还在被分割的根据地边沿挖掘封锁沟,以阻断各根据地之间的联系。日军的经济封锁,主要是在敌占区、游击区内大肆掠夺人力、物力和财力。他们强征民工修筑碉堡,捕捉壮丁扩充伪军;加紧掠夺烟台及胶东区的黄金、粮油、棉纱、布匹等战略物资;向群众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搜刮中国人民的钱财;垄断工商贸易,严密控制战略物资输入抗日根据地,并且用种种手段套购根据地的物资。如侵占胶东的日军早就对招远玲珑金矿垂涎已久,并叫嚷“宁失招远城,勿失玲珑矿”。日军在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的玲珑金矿,竟驻有一个200余人的日军中队,再加上7个伪军中队,共有1000余人守卫。日军在玲珑金矿采取掠夺式的开采,将含金量高的富矿石和精矿粉用汽车送到龙口港,然后运回日本。在龙招路上,每天有七八辆汽车装着富矿石、金精矿粉、纯金等物资运往龙口装船。据不完全统计,从1938年至1945年8月,日军从招远夺走的富矿石20万吨,精矿粉5万余吨,纯金16.5吨,白银38.4吨,铜6226吨。日军还控制金融市场,推行伪币、制造假北海币,扰乱我根据地的经济。在敌占区,日军还用假法币换取真法币,再到国民党统治区内套购中国外汇,拿这些外汇到国外购买紧缺军用物资,再拿这些物资、军火来侵略、屠杀中国人民,其用心可谓凶狠、险恶之极。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胡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