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正文

1-第一节 烟台开埠与半殖民地化的加深

2013-08-01 17:27:03

  第一编

  烟台市党组织的创建

  及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1919年5月~1937年7月)

  第一章 辛亥革命前后烟台市的社会状况

  第一节 烟台开埠与半殖民地化的加深

  烟台自古就是百业早兴,经济发达,文明昌盛之地。早在五六千年前,烟台境内的先人就开始用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在这里开拓创造,农、牧、渔、盐和手工业已相当发达,西周时即有“小麦之邦”的美称。古莱子国和牟子国的国都,就在黄县和福山境内。唐宋时期,芝罘、莱州、登州已成为南北海运主航道上繁华的商埠;掖县、蓬莱是莱州府、登州府治所所在地,是胶东的政治经济中心。明清时,烟台又有进一步的发展。烟台有过辉煌的过去,但是便利的交通,丰富的物产,发达的商业,却成了资本帝国主义国家觊觎之地。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随着帝国主义的入侵,烟台市和全国一样逐步沦陷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由于烟台市资源丰富、土地肥沃、水陆交通便利和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英、法、日、美、德等帝国主义国家,纷纷把侵略的魔爪伸向这里。从此,烟台人民遭受外国资本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势力的双重压迫。一方面,列强在烟台强行开埠,抢掠矿产资源,人民饱受丧权辱国之苦;另一方面,清王朝和军阀政府昏庸腐败,强征暴敛,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英、法、俄、美等国于1858年6月与清政府签订了不平等的《天津条约》,条约规定新增登州(今蓬莱)为通商口岸。1861年,英国政府以登州港口水浅且无遮蔽为由放弃登州改烟台为通商口岸。烟台开埠后,西方列强依靠其攫取的外交和经济特权,控制了烟台及周围港口的海关大权和金融市场,外国洋行垄断了进出口贸易和海上运输业,烟台在日益加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化的道路上艰难挣扎。

  1861年烟台开埠后,在西方经济的刺激下,民族工商业有了萌芽和初步发展。如1887年,李宗岱(广东佛山人)在招远玲珑开办金矿,1892年产黄金2400两。1897年其子李家恒继承父业,重振招远黄金生产。到1898年年产黄金7000两,矿工达到3000人。在烟台民族工业中,影响最大的是1892年由南洋华侨张弼士(广东大埔人)创办的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这是近代中国首家葡萄酿酒工业。1914年,张裕公司经北洋政府工商部注册,正式投产。1915年,烟台张裕公司生产的可雅白兰地、味美思、红玫瑰葡萄酒和白葡萄酒4种葡萄酒在巴拿马万国商品博览会上,一举获得4枚金质奖章和最优等奖状。在航运方面,1905年,张本政兄弟(辽宁旅顺人)创办的烟台政记轮船公司,到1920年拥有轮船15艘、大舢板20双。并在丹东、大连、天津、龙口、青岛、香港设立分公司。1910年,黄县人李子初集资创办了肇兴轮船公司,并在龙口、大连设立了分公司,其营运航线主要在龙口至营口一线,1919年还开辟了汕头、厦门、汉口等航线。1915年,威海人李东山创办了烟台宝时造钟厂,这是中国近代首家机械造钟工业。1918年该厂试制出第一批机械钟表,后来还在上海、天津设立分厂,其钟表质量超过日本,产品远销世界各地。在第一批民族工业的带动下,烟台还先后创办了生明电灯公司、瑞丰面粉公司、中蚨火柴公司和醴泉啤酒厂等民族企业。但是,西方列强开辟烟台为商埠并不是为了发展中国的民族工商业,而是为了掠夺烟台的资源,控制烟台的市场,攫取更多的利润。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西方列强以军事为后盾,采取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手段,加紧对烟台全境进行控制和侵略。

  在政治上,西方列强利用关税特权和领事裁判权欺压和勒索烟台人民。烟台开埠后,英、法等国根据不平等的《天津条约》,在烟台获得了关税特权和领事裁判权。如烟台海关原本代表国家行使主权,受清政府总理衙门下设的三口通商大臣和海关总署的双重领导,掌管烟台港口的管理大权。但是从1862年3月,烟台东海关建立并由英国人汉南担任海关税务司之后,烟台海关的大权就落入英人之手。同时,外商在烟台还有减税和免税的特权。他们执行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的“协定关税”税则和税率,除一部分商品按10%左右交税外,其他进出口货物均按“值百抽五”,即按5%的税率缴纳。1901年后,为抵押“庚子赔款”,清政府同意将烟台及其两侧50华里的系山口(牟平)、八角(福山)等海口,并入东海关管辖,这些海口稽征的税款改由东海关储存,中国政府不得自行动用,以此加强对中国税收的控制。烟台开埠不久,英、法、美、德、日、俄、丹麦、荷兰、西班牙、奥地利等17个国家先后在烟台设立领事或代理领事,获得了领事裁判权和治外法权,并在烟台设立外国领事区和侨民居住区。这些国家的侨民在烟台可以不受中国法律的制裁和审判,从而使中国丧失了部分地方主权。1876年6月,英国政府以“云南事件”为借口,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英烟台条约》,又扩大了领事裁判权的范围。该条约规定,英国可派员“观审”中国各地方政府审办有关英国人生命财产的案件,即英国政府有权干涉中国的司法主权。不仅如此,西方国家为了把烟台变成他们的殖民地,还一直蓄谋在烟台建立外国租界区。1866年,英、法等国就提出辟设租界的要求,清政府虽被迫同意,但并未付诸实施。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在烟各国领事再一次发动辟设租界的活动。其实,早在1893年,英、法等国就联合成立了烟台工商局,这实际上是西方列强对未来“租界”进行行政管理的机构。工商局还负责统领各国领事馆私设的巡捕。工商局的设立,使烟台地方政府丧失了对外国人居住区的管理权。1904年,德国驻烟台领事连梓暂代“首席领事”,他纠合英、法、日、荷兰、比利时等国,向烟台地方政府提出发给各领事馆“巡捕执照”的要求,胁迫中国政府承认外国巡捕的合法性,并提出将外国侨民居住区划作正式租界。他们还通过驻北京公使团向清政府施加压力。帝国主义的这一阴谋,由于中国政府和烟台人民的坚决反对,始终没能得逞。

  在经济上,西方列强通过设立洋行,控制中国经济命脉,垄断烟台的对外贸易和金融市场。烟台开埠后,西方商人大批涌入,他们利用获得的种种特权开设洋行,并将其侵略重点由商品输出转向资本输出。第一个在烟台开办的外国洋行是1864年由英国商人考尔纳伯·恩克弗尔德开办的和记洋行。该洋行主要经营普通商务、保险与代办业务,由其代办的船运商号有中印船运航运公司等20余家。1886年,该行还开办了烟台至天津、烟台至香港的航线,拥有轮船3艘,并经营胶东土产品的出口,是烟台具有垄断性的船务与保险公司。1877年,德国为掠夺胶东半岛的生丝,在烟台建立了第一家规模较大的缫丝局,以先进的染色技术和低廉价格与胶东手工织绸业竞争,严重的打击了胶东的丝绸生产。1886年,德国商人奥托·安滋创办的盎斯洋行,首创胶东缫丝与花生的出口业务,使烟台港成了花生出口港。外国洋行在烟台的肆意掠夺,都得到了领事馆的支持。盎斯洋行的经理就是德国驻烟台的领事。俄国人1896年创办了士美洋行,其创办人士美斯是俄国在烟台与海参崴的贸易代理人。该行早期的主要业务是金融业,是俄国亚洲银行在烟台的代办处,还经营航运业务,自置轮船往返于烟台与海参崴,并从烟台出口草帽辫、花边、刺绣、发网等商品。英商仁德洋行创办于1893年,是胶东经营发网与花边的“托拉斯”,在山东省出口贸易中居首位,还经营10余家保险公司业务。美商美孚洋行创办于1899年,是美国洛克菲勒财团在烟台的分公司,主要经营煤油,并垄断了烟台的煤油市场。其经营范围以胶东为中心,覆盖牛庄、丹东、大连、天津及整个东北。希腊等国也竞相在烟台开设洋行。从烟台开埠到1910年,外国人在烟台开设的洋行达40家。

  外国洋行建立后,首先垄断了烟台的对外贸易业。他们大量进口洋布、洋纱,猛烈冲击胶东的土布、土纱市场,数以万计的农村手工纺织业者失去了生计,还使烟台的进出口贸易出现严重的贸易逆差。据1889年统计,洋货进口为451.67万两,而土货出口仅为40.19万两。同时,外国洋行还垄断了烟台的金融业和邮电通信业。在烟台的英国汇丰银行烟台分行,由于得到英国外交部的支持,在烟台取得了特殊的地位,它除了发行纸币和经办保险、汇兑外,还经营储蓄业务。汇丰银行以极其低微的利息吸纳中国人的存款,又以高利息转贷给中国小商户,以中国人的存款来赚中国人的钱。汇丰银行因其参与国际银行团,完全操纵了烟台的金融市场,成为西方列强对胶东进行经济侵略的重要机构。烟台的电讯业,始于英人开设的大东电报公司和丹麦人开设的大北电报公司。他们在1900年铺设了烟台至上海、烟台至大沽的海底电缆,在未经中国政府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在烟台设立电报局,承接收发电报业务。中日甲午战争后,1908年日本也在烟台设立电报局,铺设了烟台至大连、烟台至威海的海底电缆,并可转往日本长崎,控制了烟台与东北的通讯联络。英、日等国发展电讯业的目的,就是用其先进的通讯技术加速对中国的经济渗透和控制。

  更为恶劣的是英、法、俄、美等国还在烟台进行骗卖中国劳工的“苦力贸易”。1874年,英、法两国从山东骗卖华工30万人,由烟台、威海运至南非、巴西、墨西哥等地。1896~1903年,俄国通过烟台港共掠走山东华工12.54万人。之后,每年都有被骗华工被转卖到外国。1916~1917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法、俄在山东共骗卖去欧洲战场服军役的华工达15万人,从烟台、威海出口的华工就有10万人。

  在文化上,西方列强通过发展宗教势力,腐蚀人们的思想,利用办学校、建医院等福利事业为掩护,收买和培养为他们服务的奴才。宗教是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宗教势力是帝国主义列强侵略胶东的一支特殊力量。1851年,基督教①传入烟台。1858年,天主教传入烟台。烟台开埠后,根据《天津条约》外国传教士可以自由在中国各地传教,英、法、德、意、美等国传教士纷纷来到胶东,先后在蓬莱、黄县、招远、掖县、烟台、栖霞、海阳等地,设立教堂,发展教徒,组织教会,宣传宗教迷信思想,加强对中国人民进行文化侵略。19世纪末,天主教在山东建立了北、南、东3个教区,在济南、兖州、烟台建立3个总堂。1894年2月,天主教方济各会从山东北界教区划出山东东界教区,主教驻烟台。东界教区管辖范围相当大,除胶东各县外,还包括博兴、高密、寿光、广饶、昌乐、坊子、临朐、周村、益都、博山、临淄、日照等共33个县。他们在这些地区广收教徒,很快就发展教民11000余名。基督教也在烟台建立烟台教区,在蓬莱、烟台、栖霞、海阳建立教堂,发展教徒。在这些宗教组织保护下,有的传教士与当地的恶霸劣绅相勾结,强租强占民田民房,盘剥民众,从事反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不法活动。有的传教士,在以传教布道为名,腐蚀烟台人民思想的同时,还对烟台各地的物产、矿藏和劳力资源进行实地调查,为其国家进行经济侵略搜集情报。创办学校和医院是帝国主义进行文化入侵的一种手段。美国基督教、天主教先后在蓬莱、烟台、黄县、掖县建立了多所学校和医院,其目的就是为了骗取人们的好感,向学生灌输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观,进行所谓“道义征服”,让中国人民长期接受其奴役和统治。

  在烟台农村,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严重束缚着生产力的发展,加上地主和地方官吏的压迫、剥削,烟台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烟台人民虽然勤劳、勇敢、聪明、正直,创造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然而,在清王朝的长期统治下,——————————

  ①基督教信仰上帝(或称天主)创造并管理世界,耶酥基督是上帝的儿子,降世成人,拯救人类。天主教是从基督教中分裂出去的一个派别。基督教和天主教都禁止人民思想自由,敌视科学研究。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基督教、天主教被封建主和西方资本主义各国利用作为统治人民和对外进行侵略的工具。

  他们政治上没有权力,深受封建官吏的欺压,农民不仅要缴纳很重的正税,还要缴纳名目繁多的杂税。在经济上,地主、富商利用高额地租、高息贷款进行残酷的经济剥削,农民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贫困生活。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清王朝与帝国主义相勾结,进一步剥削压迫中国人民,清政府竟把付给帝国主义国家的大量赔款转嫁到人民身上,而各级地方官吏则伙同土豪劣绅,催租逼债,强征暴敛,广大人民更是苦不堪言。

   

责任编辑:胡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