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胶东红色文化 > 红色史料 正文

地道中的西海地下医院

2013-09-23 09:13:58

  1942年11月初,胶东军区情报处获悉:盘据于青岛、海阳的日伪军集中万余人,拟对胶东进行“冬季大扫荡”。驻扎在大泽山根据地的西海军分区卫生所奉命撤离,将所有伤病员连夜转移,分散隐蔽到掖南、掖北(均属莱州)和招远3县5个医疗区的40多个村庄里。那时,鬼子已在掖北平里店安设了据点,且三日两头下乡骚扰。为保障伤病员的及时救护与安全,西海军分区卫生所所属小组进驻各村后,依靠村党支部集思广益,按照“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思路,军民合作,在“堡垒户”家的炕洞、锅灶、草垛下等处秘密开挖地道、地洞,创建了名副其实的西海地下医院。这个特殊的战时医院历尽艰险,饱受磨难,在敌人眼皮底下救死扶伤,终使近千名伤病员痊愈归队,重返抗日前线。

  掖北共有3个医疗区,王门村是中心医疗区和所部所在地。该村开挖了多条地道,布局科学、严谨,内设大小25个病房,可容伤员140余人。仅村东李绍顺家西院,一条长达500米的地道内就有10个病房,能容60余人;旁有一眼水井,是地道最佳的通气口。

  王门村以北,是王门医疗中心的机动区,在收容任务多或敌情紧张时,伤员均可转移这里。西障郑家村,仅距平里店7里之遥,是掖县第一任县委书记郑耀南的老家。就在郑书记去延安学习、工作之际,村党支部尊重其夫人周修珍的意愿,在她家南屋地下室里,先后扩挖了6条地道,长达800多米,能容二三百人。除西海地下医院设此外,后来兵工厂、印刷厂、北海银行储藏室都曾在这里大显身手。该村不愧是“红色革命根据地”,组织严密,群众觉悟高,尽管头上据点骑兵的马蹄声声入耳,地下医护人员仍能有条不紊地工作,伤病员们仍能安心静养,从未出过任何闪失。

  西海地下医院有着严格的纪律。前线的伤员来此治疗,一律更换便衣,未经批准,不许出洞。村与村、洞与洞之间不准发生横向联系;地洞的位置只有房东和医疗区领导知道。护理人员均是房东的“家人”,而且必须熟悉房东一家三代和左邻右舍的情况,还要准备一套“口供”,以应付日寇的盘查。与此同时,各村党支部对群众反复进行爱国、拥军、保密和气节教育,对可疑分子加强监督,约法三章,不准他们乱说乱动。

  医护人员在地下工作,既要抢救伤员,又要拓展地下空间。挖道掘洞是件艰苦而又危险的活儿,尤其是女护士们,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要像男同志一样挑灯夜战。地洞内阴暗潮湿,空气不畅;腰膀甩不开,大量泥土只有靠一筐筐依次传递,第二天再打坯脱墼,用于盖房。多数人因劳累过度而病倒在岗位上。

  伤病员住在地下病房,轻伤号吃饭、大小便尚能自理,照顾重伤号绝非说话那么简单了。单是出洞晒太阳一项,就给医护人员带来很大的难度。这先要把伤员用被子裹起来,下面垫一托板,由医护人员将绳索套在肚腹上,手扶洞壁,一步一步向外拖,上一次洞起码需要2小时。看到阳光下伤员们脸上慢慢有了血色,医护人员就像打了胜仗一样从心眼儿里高兴。正由于重伤号的行动迟缓,有惊无险的故事才时有发生。一次,敌人突然挨户“清剿”,一重伤号不及下洞,只好搬到土炕上用被盖起来。当日伪军砸门闯进院,房东大娘趁机号啕大哭:“我的儿啊,你啥病不好得,咋就得了这个该死的伤寒呢?”鬼子一愣,吓得连屋未敢进,拔脚退了出去。

  敌人总在千方百计地寻找、破坏地下医院。王门村有个双层地道,有次伤员出洞晒太阳时,被一反动伪属(后被严惩)透过墙缝看到,遂向掖城的日军告了密。1943年7月26日拂晓,日伪军突然包围了王门村。在村南果园,他们捉住了刚满11岁的李凤刚,并对他软硬兼施,要他供出地道和伤兵的下落。小凤刚假装懵懵懂懂:“什么伤病,俺村没有伤病啊!”实际上,他家邻居就有一个地洞,每天放学后,他总要去听伤员叔叔讲述革命故事,学唱革命歌曲。

  眼见小凤刚软硬不吃,恼羞成怒的鬼子便把他倒悬一口水井里,他仍然大喊:“没有!就是没有!”折腾了老大一气,小凤刚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无奈把他提上来,带回村子,恰遇另几个日伪军押着区干部孙祝合迎面走来。日寇问他是不是八路?小凤刚坦然应对:“不是。他是俺村的老百姓。”敌人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名堂,就把他俩放了。可惜,小凤刚经不起这非人的折磨,打那儿以后一病不起,献出了幼小的生命。在村内,敌人终于刨开了一个洞口。一阵弹雨过后,硝烟未尽,立逼村民林振蒲在前面领路,下洞搜索。走到地道中段,林振蒲隐隐发现侧洞里还有来不及转移的伤员,故意侧身挡住,并拍着洞壁说到头了,随后油倒灯灭。跟在后面的汉奸、伪军怕挨枪子儿,禁不住你推我搡,急急跑出洞口。日寇刚想点火熏洞,忽听得附近枪声大作,疑心中了埋伏,草草收场,仓皇逃走了。

  西海地下医院就在这样艰苦卓绝的环境里,成功救治了2000多名伤病员。1944年秋后,全国抗战形势好转,军分区首长决定把卫生所迁到地面上来。存在了两年的西海地下医院完成了历史使命,在胶东抗战史上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责任编辑:胡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