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胶东红色文化 > 红色史料 正文

“美国人在烟台低下了头”

2013-09-23 09:13:58

  中国革命的老朋友、“红色记者”美国人史沫特莱在其所著《伟大的道路》中曾说:“美国人在烟台低下了头。”

  烟台博物馆内,馆藏一顶美军军帽,记录了史沫特莱此言提及的那段历史———

  1945年10月,美军企图登陆烟台,被烟台市党政军民最终拒绝,烟台谈判以中方的胜利宣告结束。这顶军帽正是当时美太平洋黄海舰队侵烟时美海军士兵可克罗斯等人遗留下的六顶帽子之一。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军帽原有六顶,其中五顶后送至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收藏。至于军帽为何会留在烟台,至今仍是悬案。来了“不速之客”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8月24日,烟台解放。9月29日开始,30余艘美国军舰突然相继驶入烟台海域,企图登陆烟台、接管烟台。烟台市党政军民在中共中央和胶东区党委的领导下,与美军展开了一场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的军事外交斗争。

  10月1日上午,美国第七舰队分遣队打着“盟军”的旗号,提出会见烟台军政当局的要求。时任中共胶东区委外事特派员兼烟台市代市长于谷莺当即带领翻译杨荫樵赶往码头,在烟台海关与“盟军”军官见面。舍尔托夫少校告知,他是奉分遣队司令官赛特尔海军少将的命令,邀请烟台当局长官到舰上与赛特尔少将晤谈。并提出允许“盟军”士兵在崆峒岛登陆休闲,允许赛特尔少将率参谋人员登陆视察美国财产等项要求。于谷莺接受邀请登上“旧金山”号。

  由于当时内战尚未爆发,国共两党正在“和谈”,美国充当“调停人”的角色,因此,与美军之间,谈判解决成为首选,原则是“有理、有利、有节”。于谷莺基本满足了美军的要求。

  岂容美军登陆

  10月4日拂晓时分,崆峒岛前又增加了两艘美舰,其中一艘为巴尔贝中将率领的旗舰“路易斯维尔”号。上午10时,赛特尔和副官舍尔托夫来到外事办公厅,送达了一份美海军第七舰队司令金凯德上将电令的抄件。其要旨是,为方便美海军陆战队在烟台登陆,请驻扎在烟台市的东海军分区部队撤除沿海防务,烟台市政府同时撤离,并将烟台市有秩序地移交美方接管。于谷莺当即表示拒绝。

  于谷莺当即会同烟台驻军政委仲曦东、市委书记滕景禄等一起研究决定,一面迅速向上级汇报请示办法,一面积极准备,成立“统一行动委员会”,由仲曦东任书记。

  10月5日上午,于谷莺、仲曦东等再次应美军的邀请,随美军快艇驶入“路易斯维尔”号会谈。下午,巴尔贝带领罗克少将、赛特尔少将等人,来到烟台市政府外事办公厅,继续上午的会谈。谈判正式开始后,美方要中方确定美军登陆的时间和地点。仲曦东没有理睬,他对美方执意要在没有日本一兵一卒的烟台登陆提出质疑。

  巴尔贝认为,中共接收烟台,没有得到中国战区最高军事首长蒋介石的允许。如果美军登陆烟台,可以延缓蒋介石派兵来此,缓和矛盾。

  仲曦东严肃指出:国共正在和谈,美方作为调停者的角色,应该不偏不倚。美军在此登陆有干涉中国内政之嫌。巴尔贝称,他们奉命为中国和平采取措施,烟台市的行政机构包括治安警察均不撤离,只是驻军撤离,进行防务移交。

  仲曦东义正辞严地表示,如果美军要强行登陆,中共方面将视为公然侵犯,一切后果须由美军全部负责,中共方面保留向全世界公布真相的权利。

  最后,双方决定中止谈判,次日再谈。

  美军无奈“辞行”

  7日凌晨1点钟,时任烟台日报社社长于大申转来了叶剑英参谋长的指示电。电文称:“美军在烟登陆,我应表示坚决

  拒绝。”并明示,在交涉中“可向美军作下列答复:一、烟台已无日军,美军在烟台登陆毫无必要。二、我军无上级命令,不能撤出烟台市。关于我军撤出烟台市事,请与我上级交涉。三、美军未得我方允许在烟台登陆,则发生冲突须由美军负其全责。”

  同日凌晨,烟台山警戒哨报告,美舰全部升了火,但并没开动。6点半左右,烟台山旗台报告,美旗舰打出旗语:“7点一刻登陆。”此时,我方把叶参谋长的声明译成英文作为副本正拟派人送交巴尔贝中将。7点,送信人还未走,旗台又报告有两艘小艇向我码头驶来,整个舰队无行动迹象。7点一刻,码头警备部队报告,巴尔贝、罗克和赛特尔乘小艇驶达码头,说是来辞行,请示是否准许其登陆。我方回复:“准!”并接他们一行到外事办公厅。巴尔贝一见面,就向仲曦东通报说:“根据我向美军第七舰队金凯德上将的建议,美方已批准不必在此登陆,特来辞行。但赛特尔少将和他的分遣队,仍留此以备友好联络。”

  10月9日,巴尔贝正式发表公报说:“美军将不在中国共产党所占领的烟台登陆。”又说:“烟台港秩序良好,该地已无日军、战俘和美国拘留民。”美军登陆没有任何军事理由,烟台谈判以中方的胜利结束。

  以军事斗争配合外交斗争,中方拒绝了美军企图接管登陆烟台的无理要求,取得了外交斗争的胜利。

责任编辑:胡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