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胶东红色文化 > 红色史料 正文

智擒土匪的杨子荣比电影更传奇(图)

2013-09-23 09:13:58
杨子荣翻拍照资料片
杨子荣故居内的汉白玉塑像。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

  侦察英雄杨子荣孤身入匪巢,智取威虎山的传奇故事,随着电影《林海雪原》广为人知,这句对白更是被口口相传,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迹。

  然而比电影更传奇的是现实生活。杨子荣这个角色的原型杨宗贵在真实的剿匪战争中,没费一枪一弹,只带了几个助手,就把座山雕押下了山。他侦察时的大智大勇,身世的扑朔迷离,都为他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近日,记者走进杨子荣的故乡烟台牟平,遍访他的后人和故友,重温那段难忘的英雄传奇。

  失踪两年曾被误认为土匪

  从烟台市牟平区往南不到6公里,有一个小村,叫峡河村。1973年,村里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到来,让峡河村发生了改变。

  “他带着四张照片,让村里人认,我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个是宗贵。”6月13日,在峡河村,94岁的于洪典坐在家门口对记者说,“我跟宗贵一起长大,后来种的地也是挨着,太熟了,不会错。”

  随后,那个人又带着照片来到村西南的一个破旧小院,主人杨宗福迎出来,他看到来人递过来的照片,看了许久,眼泪落了下来照片上的人是他的弟弟杨宗贵。

  “来的人是牟平县民政局局长,在确认照片上的人后,他说,照片上的人就是《林海雪原》里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我父亲一下子惊呆了。”杨子荣的继子杨克武对记者说,“当时我爸激动地哭了,拿着照片跑到我奶奶和二妈的坟前,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

  对于杨家来说,这个消息有着特殊的意义。“我曾经被人叫‘土匪崽子’,”杨克武苦笑道,“这都是因为1947年村里一个人的一句话。”

  那年,村里回来了一个闯关东的人,他跟村里人说看见杨宗贵在东北下城子穿着件黑皮袄,匪里匪气的,好像当了土匪。

  这在村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村支书把杨宗贵的母亲宋学枝叫到村公所,问她是否属实。她不肯承认,但自从儿子两年前当兵走后,音信全无,也拿不出证据。

  就这样,村里把杨家的军属待遇停了,并且三天两头盘问宋学枝和杨宗贵的妻子许万亮。“我那时还小,由于我叔叔一个女儿夭折了,5岁时就把我过继给了他,出去玩就被人追着骂,不少人欺负我,看不起我们家。”杨克武说,奶奶气不过,几次跑到百里之外的文登专署查问。“我奶奶是小脚,来回百里得走好多天,但她一直坚持。一直到1957年,杨宗贵被认定为失踪军人,并发了一张证书,这才算是恢复了名誉。”

  让座山雕自己绑着下山

  现在杨克武已不再恨当初那个散播假消息的人了。“可能他真的在东北见到过我叔叔。”他说,那时候正是杨子荣在剿匪战争中,可能正巧乔装打扮成土匪时被这个村里人看到了。

  化装侦察是杨子荣尤为擅长的侦察本领。有一次,他跟当时的副政委曲波(即《林海雪原》原著的作者)打赌,他化装成一个要饭的老头,从曲波面前走过去,又走回来,曲波居然没认出来。

  这个特长在剿灭座山雕中发挥到了极致。座山雕,本名张乐山,15岁当土匪,诡计多端,多次被围剿,却均未被剿灭。

  “我叔叔当时提出化装成土匪,打进匪巢。当时团首长认为这个方案太冒险,多数不同意。”杨克武多次听杨子荣的战友回忆起此事,“正在难以决定时,杨子荣进来了,他穿了一件二尺半黑棉袄,外罩一件日本用黄呢子半大衣,头戴一顶狗皮帽子,威风凛凛地一站,然后又摘下帽子,摆出一副土匪的架势,大家都笑了。”

  团首长又问起见到土匪时的联络暗号和黑话,杨子荣一一作答。见他准备充分,团首长只好答应,杨子荣立即带着5个人出发了。

  “电影里还有小分队的队员里应外合,其实他们当时没有费一枪一弹,用智谋就把座山雕给活捉了,并且还是座山雕乖乖地把自己绑了,把杨子荣他们送下山的。”杨克武说,当时杨子荣假意投奔座山雕,但是座山雕阴险狡诈,一直施计试探,最后杨子荣将计就计,假装恼火翻脸,要去投奔国军,并且因为地盘是座山雕的,让座山雕送一程。路上,杨子荣借口安全起见,把座山雕和所有土匪都捆绑起来。

  “当时多数被绑着的人被几个拿枪的人牵着,可是被绑着的人却时时关照拿枪的人,哪里是坑,哪里是沟,就这样杨子荣把座山雕给带下了山。”杨克武说。

  当兵传奇

   偷着参军,一年多成战斗英雄

  关于叔叔的传奇故事,杨克武已烂熟于心。“我也当过兵,在部队里看过很多次《林海雪原》,还有京剧《智取威虎山》,当时就崇拜杨子荣,但却不知道这就是我亲叔叔。”已过花甲之年的杨克武感叹道。

  其实村里有个人早就知道杨子荣就是杨宗贵,他就是于洪典。“当年我俩约好一起去当兵,可是报名的那晚我父母吵架,我没去成。”于洪典说,两天后,他接到杨子荣托人捎来的纸条,告诉他如果还想参军,可到东北找他。如果找到辽宁鞍山千山一带,可用杨宗贵这个名字打听,过了千山,就用杨子荣这个名字打听。

  而当兵一事,杨子荣的家人并不知道。已经28岁的杨子荣,之前参加过抗日斗争,并参加了解放牟平城的战斗。虽然一心想参军,但家有老娘和妻子,半岁的女儿刚夭折,膝下尚无一子,家人这一关肯定难过。因此,他瞒着家人,偷偷报了名。

  “我当时去送了。”80多岁的韩克俊说,“杨子荣骑着骡子,胸前戴着大红花,在集体开会后,喊着口号就走了,当时还不断回头跟大家招手。”

  就这样,在时间的迷雾中,杨宗贵成了杨子荣,出入于林海雪原,仅一年多的时间,立功无数,成为闻名东北的战斗英雄。

  杨克武在2000年第一次去东北海林市时,所到之处无人不知杨子荣。当时的市委书记握着他的手说:“你这个叔父可了不得,在全东北家喻户晓,他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好几代人了,现在依然在流传。”

  “那一刻,我感觉到热血往头上涌,小时候受过的误解、家庭遭遇的变故,似乎都值了。”杨克武说。

  杨子荣简介

  杨子荣,原名杨宗贵,1917年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县(现烟台市牟平区)。杨子荣4岁那年,父母曾带着一家老少去东北安东(今辽宁丹东)谋生,后除了父亲和姐姐外,母亲领着其他孩子回了老家。

  1929年,胶东地区军阀混战,民不聊生,12岁的杨子荣在母亲的安排下,去安东投靠父亲。从12岁离家算起,杨子荣在东北整整闯荡了14年。

  1943年春,因反抗日本工头,被迫返回山东老家。1945年参加八路军。同年10月随部队开赴东北,被编入牡丹江军区第2团某部炊事班当战士,不久调到战斗班当班长。194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在战斗中的突出表现,荣立特等功,并被团里评为战斗英雄,后提升为侦察排排长。 1947年2月7日,将座山雕及其联络部长刘兆成、秘书官李义堂等25个土匪全部活捉,创造了深入匪巢以少胜多的战斗范例。为此,团里给杨子荣记了三等功。同年2月23日,在继续追剿丁焕章等匪首的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仅30岁。 (宗合)

  身后传奇

   一张照片辗转寻找

  如今的峡河村,已改成社区。在村的西南部就是杨子荣故居。

  这是一栋三间带厢房的小院,院内青石铺地,石缝间偶有杂草。院内两侧悬挂着不少杨子荣的事迹资料介绍,中间是杨子荣的半身汉白玉塑像,基座上镌刻着迟浩田的题词:大智大勇,一代英豪。塑像神情庄重,目视远方。

  进入正房,迎面北墙上是杨子荣身穿民主联军冬季服装的画像,画像的背景是林海雪原。画像两边是条幅,左边是:英雄流芳百世铭。右边是:事迹传代千秋记。屋内按照原样摆有红漆板桌、板椅,家具简陋。

  “2005年建的故居,为的就是对得起烈士的在天之灵,教育后人要记得老一辈英雄的事迹,永远不要忘记。”杨子荣故居的主办人曲松久说。

  据悉,在牟平区各级政府的支持下,牟平还陆续建立杨子荣森林公园、杨子荣纪念塔和烈士陵园等红色景点。目前,杨子荣纪念塔已经建好,这座白色的纪念塔就高高矗立在村边的山上,目视着他生长的这片土地。

  “他比我大一岁,要是他活着,95岁了。”于洪典说,他常聊起杨子荣的故事,只是在他嘴里还是习惯叫宗贵。“宗贵好打抱不平,爱讲理,是能说会道的人,也是个好人。在闯关东时就为了挨打的矿工,夺鞭子抽了日本监工一顿,后来逃出了千山。他成了英雄,我不稀奇。”

  在杨子荣故居外的廊下,贴着一张杨子荣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当初在寻找他的出生地时翻拍的。“当时海林市要给杨子荣树碑立传,却只知道他是胶东人,不知籍贯和出身,就专门成立了调查小组进行调查,后来为了确认杨宗贵就是杨子荣,好不容易找到他一张合影照片。”杨克武说,照片很小,根本看不清,后来曲波托一位日本朋友将照片带回日本,将合影中的杨子荣翻拍放大,寄给了海林县杨子荣纪念馆,纪念馆又把照片寄给了当时牟平县民政局。

  “事实上,我叔叔的经历比电影中还要精彩。”杨克武说,他一直喜欢看《林海雪原》,每次听到“宝塔镇河妖”这句台词时,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仿佛那个侠客一般的侦察英雄叔叔依然活在他身边。

  记者郭静

责任编辑:胡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