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今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党史网 > 党史研究 > 其他成果 正文

胶东革命历史事件:“一一·四”武装暴动

2016-10-27 15:41:36
“一一四暴动”指挥部遗址

  1935年11月29日(农历十一月四日),张连珠举旗暴动,由此拉开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胶东地区领导的规模最大的武装斗争。尽管暴动最终失败,但是却震动全国,当时全国各大报纸均在头条大字标题报道所谓《胶东赤匪蠢动》的消息。经过这次武装斗争的洗礼,胶东的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得到了锻炼,党的影响随之扩大,革命之路也愈见清晰。

  委员们相继被捕

  胶东特委遭解体

  中共胶东特委第一任书记张静源被害后,胶东各县党组织失去核心领导。1933年11月中旬,中共胶东特委委员刘经三在文登乡师主持召开胶东七县党组织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会议决定立即派刘经三去北平、天津寻找党的关系,未成立县委的县立即成立起来。

  1934年8月,经中共中央北方局的介绍,中共胶东特委转归代行省委职权的共青团山东省工委领导。中共烟台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李传敏介绍,“之前省委就有进行武装暴动的指示,省委遭到破坏后,就由共青团山东省工委履行省委的职责。”8月15日,共青团山东省工委发出指示,认为胶东方面武装暴动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要求胶东特委立即组织武装暴动,并提出要将特务队改称游击队。

  根据共青团山东省工委的这一指示,胶东特委在莱阳、海阳等县建立了几支小型武装游击队,开展了几次武装斗争,特委书记常子健也曾计划通过发动抢盐斗争扩大为游击运动。但这项斗争刚刚开始不久,1934年9月23日,中共胶东特委委员刘经三、张连珠、李厚生在文登县崮头集宿店时被捕,而后转押济南。“中共胶东特委委员遭捕后,常子健由于是陕西人、口音等多方面的原因使他单独在胶东活动十分不方便,后来常子健前往青岛,第二届胶东特委遂告解体。”李传敏说。

  任第三届特委书记

  积极培养暴动骨干

  1935年1月,张连珠、李厚生从济南获释后,途经青岛返回胶东,继续组织和领导胶东地区党的工作。他们根据团省工委的指示,于1935年1月在文登县重新组建了以张连珠为书记的第三届中共胶东特委,委员有刘振民、邹青言、曹云章等。

  新的一届特委成立后,特委书记张连珠便到荣成县寻山一带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租、抗债、抗高利贷的斗争。然后和特委其他成员一起在昆嵛山东麓积极开展工作。这届特委的主要工作,就是经过10个月的组织准备,发动、领导了声势浩大的胶东农民武装暴动,俗称胶东“一一·四”暴动。

  1935年1月,以张连珠为书记的第三届中共胶东特委成立后不久,团省工委便于4月遭到破坏,胶东特委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在失去上级领导的情况下,胶东特委仍然按照团省工委关于举行武装暴动的指示,加紧进行暴动的准备工作,一方面进行思想发动、组织安排,一方面制作宣传品、搜集武器。牟福边区委创办了秘密刊物《新路》,主要刊登有关暴动的指示和宣传文章,进行宣传发动工作。七八月份,胶东特委在荣成县石岛党的地下联络站——新亚药房举办军政训练班,参加的成员主要是来自文登、荣成、牟平、海阳等县的党员,由张连珠和特委成员程伦等负责授课,学习内容是党的基础知识和一般军事常识。训练班办了两周,为发动武装暴动培养了一批骨干力量。

  训练班结束以后,特委成员张连珠、程伦、刘振民、曹云章、邹青言等分别到文登、荣成、海阳、牟平等县做暴动的宣传发动和准备工作。8月和10月,胶东特委先后在昆嵛山岳姑殿、烟台上夼村召开扩大会议,部署暴动的准备工作,研究暴动的地点和进军路线。

  设立暴动指挥部

  确定暴动的时间

  11月18日,胶东特委在文登县沟于家天寿宫召开扩大会议,这是举行暴动前的一次关键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连珠、程伦、刘振民、曹云章、邹青言、张修己、王台、王良弼、于得水等10多人。会上,各县党组织汇报了暴动的准备情况。

  特委书记张连珠在会上指出暴动的必要性,程伦则具体说明了暴动的时间、组织分工和行动路线等问题。经过与会人员的讨论研究,确定了暴动时间为11月26日(农历十一月一日);暴动领导机构为暴动指挥部,设在昆嵛山无染寺,张连珠任总指挥,程伦为副总指挥;暴动队伍的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胶东游击队”;暴动旗帜为红色三角形,周边是白色锯齿状,中间是黄色镰刀斧头。

  暴动分东、西两路行动,东路是文登、荣成、威海的人员,共编三个大队,由张连珠和刘振民负责,进攻的重点是石岛。西路是海阳、牟平的人员,共编两个大队,由程伦、曹云章和邹青言负责,进攻的重点是夏村。李传敏说,“当时大家还计划两路得手后,合攻文登县城,然后整个暴动队伍西上,三天三夜冲出胶济路,拉到鲁南山区打游击。”

  天寿宫会议后,各路暴动队伍的准备工作进入紧张阶段。但由于准备工作不充分,特别是派出去购买子弹的人员逾期未归,胶东特委决定暴动时间推迟三天,于11月29日(农历十一月四日)举旗暴动。

  活捉国民党镇长

  张连珠因病被俘

  11月28日晨,东路第三大队大队长于得水率领队伍从孔格庄出发,奔袭石岛。政治委员刘振民提前到石岛联络,准备内应。黄昏,于得水等在距石岛5公里的蚧巴子窝,俘敌两名流动哨兵,并于石岛土地庙附近与刘振民接上了头。

  在获悉因内线被破坏,敌人已有警觉和戒备后,于得水和刘振民当即改变计划,决定先袭击人和镇公所和鹊岛盐务局,再收缴黄山、高村区公所和宋村盐务局的枪支。尔后,返回孔格庄与第一、第二大队会合。“当时公所作为国民党区政府,驻地握有武器的‘乡兵’,在旧社会盐业也有武装人员把守,攻击公所和盐务局都能取得我党紧缺的武器装备。”李传敏说。

  11月29日拂晓,武装暴动全面展开。于得水等9人装扮成打官司的群众,混入人和镇公所,一举缴获其全部枪支。然后同刘振民率领的大队人员会合后,竖起大旗在大街上进行宣传。鹊岛盐务局和黄山、高村区公所的人员闻讯逃窜,于得水率队赶到后,缴获长枪56支、子弹2600余发以及大刀、刺刀、土枪等。29日晨,东路第一、第二大队集结于孔格庄,等候第三大队来送武器。直到傍晚时仍不见第三大队归来,总指挥张连珠决定改变计划,第一、第二大队转赴离文登城较远、且便于开展游击活动的昆嵛山区分头活动,打击敌人。第一大队首先奔袭了郭格庄,活捉了国民党镇长,尔后进入昆嵛山东的南汪疃;第二大队直接北上,首先袭击了郝家屯、截山等村的地主武装,缴枪50余支。

  “暴动开始以后,全国上下大为震惊,各大报纸均在头条大字标题报道所谓《胶东赤匪蠢动》的消息,蒋介石8次电令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派兵镇压。”李传敏介绍。12月5日晨,张连珠、张修己等率第二大队到达汪疃镇地湾头村,召开群众大会,把地主家的粮食分给贫苦农民。11时许,国民党军第81师展书堂部和文登县地主武装共2000余人包围了地湾头,与第二大队展开激战。第一大队闻枪声前往增援。于得水得知第二大队被包围的消息,也率第三大队直奔地湾头。当队伍行至潘格庄一带时,突遭国民党文登县保安队及盐警300余人的伏击,伤亡较大,第三大队遂转入昆嵛山区。

  第一、第二大队共200余人,与敌人激战至下午1时许,第一大队大队长丁树杰等多人牺牲。敌人包围圈越缩越小,张连珠下令突围,第一大队的王亮熟悉地形,遂率部分队员突出重围。张连珠在掩护队伍突围时因哮喘病发作不便行动,只身隐藏在一富农家,由于富农不予保护,致使张连珠当场被俘。

  敌强我弱暴动失败

  白色恐怖笼罩胶东

  西路暴动分别在海阳和牟平两县举行。海阳起义队伍由程伦率领,于11月28日晚集结于夏村附近,准备与夏村国民党民团中我地下党员唐维兴发动海阳县三区区中队哗变的队伍,里应外合攻打夏村区公所。但因情况突变,唐维兴因叛徒告密被捕入狱,民团哗变未成。

  程伦当即率队转至海阳、牟平交界的南西屋村。29日,暴动正式开始。起义队伍沿乳山河东曲水村向松椒村开进,并一路打土豪,分财物,夺取地主枪支。牟平起义队伍由曹云章、张贤和率领,于11月29日在柳树村开始举行暴动。起义队伍沿房家村、午极村、白石村等地向松椒村开进,12月1日两支起义队伍在松椒村会合。2日下午召开会师大会,宣布成立海阳、牟平两个大队,并决定到青山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大会尚未结束,突遭国民党军第81师千余人的包围。暴动队伍仓促应战,一面组织还击,一面向西山撤退,途中队伍被打散,张贤和等牺牲,程伦、曹云章等被俘。胶东农民武装暴动,终因敌强我弱最后失败了。

  在暴动期间,牟福边区委发动福山县胡家夼一带农民举行抗税斗争,以配合暴动的举行。掖县县委根据烟台工委指示,组织力量于11月3日晚烧毁烟潍公路之平里店、朱桥两座木桥,以阻止韩复渠派自潍县方面增援的部队。

  “一一·四”暴动失败后,胶东大地一片白色恐怖。国民党军队、民团对暴动群众疯狂地进行清剿、逮捕、屠杀。1935年12月13日,中共胶东特委成员程伦、曹云章等20余人在夏村惨遭杀害;18日,中共胶东特委书记张连珠在文登城英勇就义,人头被国民党反动派悬挂在文登城门示众三天。1935年11月底至1936年1月中旬,文登县被捕的共产党员及群众就达到3000多人,一次被屠杀的党员和群众达到32人。海阳县共有200多名共产党员和群众被捕,20多人被杀害。中共胶东党组织和胶东人民群众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李传敏表示,“这次暴动之所以失败,客观上是国民党在胶东的统治比较稳定,反动力量相对强大;主观上,是党组织受到‘左’倾盲动主义路线的影响,革命力量相对比较弱小,暴动的准备工作不够充分。但是这次暴动给国民党政府以沉重打击,我党的影响迅速扩大,为下一步发展革命打下了基础。”

  YMG记者耿晶通讯员杜家荣撰文/供片

责任编辑:刘志健